你想要的,总会在合适的时候到来

QQ的那一头,是许久未联系的高中好友,即使隔着电脑屏幕,我依然能够察觉到她抑制不住的兴奋。

文/狸奴老妖

她说:“我的工作搞定了!户口也搞定了!”

QQ的那一头,是许久未联系的高中好友,即使隔着电脑屏幕,我依然能够察觉到她抑制不住的兴奋。

这个从大三时就屏蔽一切与外界联络的方式,拼了命地在图书馆复习,然后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中传媒的姑娘,电视人是她大的梦想,她很早就开始为此积蓄,大一时,就开始在学校当地的省级卫视实习,读研时在央视和凤凰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有段时间她说:每天实习结束后,都是凌晨两三点,一个人坐车回到学校,整个人累得都能飘起来。在毕业前几个月,她焦躁地为了能够拿到北京户口,为了能够继续留在电视行业而四处奔走。

她说:我的工作搞定了!户口也搞定了!

我懵懂地问:“很难吗?一定要北京户口吗?”

之前在朋友圈见到她的状态,用不安地语气不断地刷着:为什么一个女人,要想靠自己的能力获得帝都的户口这么难?难道为了留在帝都,我必须放弃我热爱的电视行业吗?

她回道:“很难,要求特别高,我手上的offer全是没办法解决户口的,没有户口的话,以后在北京生了小孩都上不了学,我不要这样。”

这个从大三时就开始屏蔽一切与外界联络的方式,拼了命地在图书馆复习,然后用第一的成绩考上中传的姑娘,电视是她最大的梦想,她很早就开始为此积蓄,大一时候就开始在学校当地的省级卫视实习,读研时在央视和凤凰都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有段时间她说:每天实习结束后,都是凌晨两三点,一个人坐车回到学校,整个人累得都能飘起来。

我问:“那你怎么办?”

在毕业前几个月,她焦躁地为了能够拿到北京户口,为了能够继续留在电视行业而自处奔走。

她纠结着:“如果万不得已,我也许会放弃干电视行业。”

我懵懂地问:很难吗?一定要北京户口吗?

然而,此时她终于有了好消息,她雀跃着:“我去电视台的时候,都没做多大指望,面试也不够积极,因为没有户口,谁知道,留下来干了几天后,领导说,我看你不错,就把我们部门仅有的两个户口名额给了一个给我。简直跟做梦一样!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这么幸运!”

她回道:很难,要求特别高,我手上的offer全是没办法解决户口的,没有户口的话,以后在北京生了小孩都上不了学,我不要这样。

我真心为她感到高兴,这位姑娘,一直是我很佩服很喜欢的一位姑娘,我知道,她能够有这个好消息,并不是出于幸运,而是她真的很优秀,所以才会让人不愿意放走她。而我亦明白,为了今天这样优秀得叫人惜才的表现,她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了多少辛酸和汗水。我期待着,她成为优秀电视人的那一天,因为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做到。

我问:那你怎么办?

高中的时候,我和姑娘关系很好,每次一起坐在操场上天马行空地幻想以后的时候,她总是满脸憧憬而又无比坚定地说:“我要考中传媒,我要学电视,我要做好多好多优秀的电视节目给你们看!”

她纠结着:如果万不得已,我也许会放弃电视。

而我,那时候还没有她那般自信,却依旧在头脑中把自己的梦想描绘得很清晰:“我要学中文,我要做编辑,我要做很多好看的书给你们看,我还要写很多很多字,可以出好多书。”

然而,此时她终于有了好消息,她雀跃着:我去电视台的时候,都没做多大指望,面试也不够积极,因为没有户口,谁知道,留下来干了几天后,领导说,我看你不错,就把我们部门仅有的两个户口名额给了一个给我。简直跟做梦一样!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这么幸运!

年少的时候,总是雄心壮志,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总是觉得梦想虽然很大很远,但依然是能够触手可及的,我们天真而浪漫地相信,自己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能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然而世事总是难料,我们高考都失利,她没能进理想的大学,只上了一所普通的一本院校,我更是糟糕透顶,直接去念了三本,仿佛是有默契似的,我们都选择了新闻专业。

我真心为她感到高兴,这位姑娘,一直是我很佩服很喜欢的一位姑娘,我知道,她能够有这样的好消息,并不是出于幸运,而是因为,她真的很优秀,所以才会让人不愿意放走她。而我亦明白,为了今天这样优秀得叫人惜才的表现,她在背后默默地付出了多少辛酸和汗水。我期待着,她成为优秀电视人的那一天,因为我相信,她一定能够做到。

我因为家庭变故,回到了老家,做了一份清闲但同自己的梦想相距甚远的工作,我很不甘心,却又无比之焦躁,在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中激情不再,甚至不再心怀期待。有什么好期待的呢?学历不高,学校三流,糟糕的是,全无行业经验,我想,我这辈子,或许就是一直待在老家,不可能再成为一名编辑了。

姑娘不由得感叹道:真好,我最后还是做了电视,你最后还是做了文字,等你来北京,我给你接风!

所幸的是工作有大把的空闲时候,于是开始在豆瓣约书写评论,同时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作者和编辑,每次见到有人给我豆邮,说喜欢我的文字,都会有种隐隐地自豪,虽然自己的文字梦已经渐行渐远,但能够被认可,已经感觉到了极大的快乐。

高中的时候,我和姑娘关系很好,每次一起坐在操场上天马行空地幻想着以后的时候,她总是满脸憧憬而又无比坚定地说:我要考中传,我要学电视,我要做好多好多优秀的电视节目给你们看!

于是,在某个意外的一天,有位合作过的编辑说:“你想做编辑吗?我们正在招人,如果你想的话,就来北京吧!”

而我,那时候还没有她那般自信,却依旧在头脑中把自己的梦想描绘得很清晰:我要学中文,我要做编辑,我要做很多好看的书给你们看,我还要写很多很多字,可以出好多书。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若不是这位编辑很活跃,又有过合作,简直要怀疑他是传销组织派来诈骗的:“不是吧?我?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年少的时候,总是雄心壮志,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总是觉得梦想虽然很大很远,但依然是能够触手可及的,我们天真而浪漫的相信,自己会在大学毕业之后,就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是的,怎么样?敢不敢来北京?”

然而世事总是难料,我们高考都失利,她没能进中传,只上了一所普通的一本,我更是糟糕透顶,直接去念了三本,仿佛是有默契似的,我们都选择了新闻专业。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呀!我觉得自己做不来啊!”

再后来,我们渐渐联系少了,只是偶尔辗转从她的朋友圈或者微博或者旧日同学的口中,知道她的消息,她考上了中传,她去了牛逼的电视台实习,cctv的新闻字幕上有了她的名字看到她一步步朝着自己曾经的梦想靠近着,我很感动,很欣慰,也很失落。

“你文字功底好,看你书评,对书的把握也不错,很快就能上手,没什么做不来!”

因为此时,我因为家庭变故,回到了老家,做了一份清闲但同自己的梦想相距甚远的工作,我很不甘心,却又无比之焦躁,在日复一日单调的生活中激情不再,甚至不再心怀期待。

在被编辑打了无数次鸡血过后,我果断地选择了离职,然后去北京,准备着从一个新手成为一个靠谱的编辑。我不知道自己在北京的生活和工作是何种面貌,亦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有足够的能力将这份幸运得来的工作做好。

有什么好期待的呢?学历不高,学校三流,最糟糕的是,全无行业经验,我想,我这辈子,或许就是一直待在老家,不可能再成为一名编辑了。

我曾经很愤怒,为何自己想要的生活迟迟不肯到来。现在,我终于明白,如果你真的想要做某件事,就拼命去做好了,朝着这个方向不停地靠近好了,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想要的,总会在合适的时候到来。

所幸的是工作有大把的空闲时候,于是开始在豆瓣约书写评论,于是认识了很多优秀的作者和编辑,每次见到有人给我豆油,说喜欢我的文字,都会有种隐隐地自豪,虽然自己的文字梦已经渐行渐远,但能够被认可,已经感觉到了极大的快乐。

于是,在某个意外的一天,有位合作过的编辑说:你想做编辑吗?我们正在招人,如果你想的话,就来北京吧!

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若不是这位编辑很活跃,又有过合作,简直要怀疑他是传销组织派来诈骗的:不是吧?我?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

是的,你,怎么样?敢不敢来北京?

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呀!我觉得自己做不来啊!

你文字功底有,看你书评,对书的把握也不错,上手的话就可以了,没什么做不来!

在被编辑打了无数次鸡血过后,我果断地选择了离职,然后去北京,准备着从一个新手成为一个靠谱的编辑。

我不知道自己在北京的生活和工作是何种面貌,亦不知道自己能否真的有足够的能力将这份幸运得来的工作做好。

只是,此时此刻,我无比之感到欣慰,自己曾经已经差不多埋葬在心底的最初的梦想,居然真的能够有实现的机会,我曾经很愤怒,为何自己想要的生活迟迟不肯到来。现在,我终于明白,如果你真的想要做某件事,就拼命去做好了,朝着这个方向不停地靠近好了,那么,或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想要的,总会在合适的时候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