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盐柠檬水_都市言情_好文学网

巴黎人贵宾会官网,安小暖,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一大早,安妈给安小暖准备了一份营养早餐,并亲了她一额头,我的乖女儿,生日快乐!今天要吃什么,妈妈给你准备。安小暖还记得同吴飞飞的约定,婉拒了安妈妈以后,赶紧简单的梳洗之后吃完早餐,匆匆忙忙去上班,因为是自己的生日,所以心情也变得特别地好。刚走到办公室,屁股才坐下没多久,徐玉就走过来了,抱着一些资料,笑盈盈道,小暖,生日快乐噢!谢谢,安小暖平淡地回答,自从上次因为路一南的事两个人起了争执以后,便基本上没说过话,除非有工作上的事,安小暖对其不冷不热,有时甚至把她当成空气。
怎么?小暖,你还在生我的气啊? 没必要。
我们和好吧!毕竟我们曾经是朋友啊!
还有事吗?我还有很多事要忙。安小暖说完就真的自顾自整理起桌上的东西,没有再看她,徐玉讨了个没趣,有点愤恨地走了。
中午下班过后,安小暖和吴飞飞真的一起再次回到大学的兰州拉面馆吃面,大叔一听说今天是安小暖的生日,就自己亲自下厨,而且很快煮好了两大碗的拉面,那上面的一层鸡蛋,今天煎得也格外漂亮,大叔笑嘻嘻端上来,说道,小寿星,生日快乐!今天这两大碗面当是大叔请你们吃了,别客气噢!多吃点。安小暖回了个灿烂的微笑,大叔你太好了,谢谢。那现在,要不要考虑看看,这里有没有你钟意的小伙子,嫁到我们家来啊?大叔再次戏弄道。大叔,你就赶紧给她介绍一个吧?吴飞飞笑着也参了一脚。你们俩就这么见不得我自由是不是?吃面吃面,不理你们了。安小暖说着就动起了筷子,一旁的大叔和吴飞飞也跟着笑了起来。吃吧!多吃点,吃完带你去个地方!去哪里?我可没听说我们还有啥活动啊?下午还有班要上呢!安小暖边看吴飞飞,边夹起拉面送进嘴里。保密,去了你就知道,在你爸的公司上班,担心什么,你爸会谅解的。好吧,好吧,那就任性一把。
吴飞飞带着安小暖到指定的包厢时,一推开门,“啪”的一声,彩带喷在她面前,忽然围过来很多人,,其中吴辰辰端着已经点燃的蜡烛,在中间,同大家大声又欢快地唱着生日快乐歌。这一刻,安小暖仿佛又看见了那会说话的眼睛。待到唱完开了灯以后,安小暖才真的看清了所有人,有的面孔都模糊了,而有的很熟,都是读书时候的同学,大部分是大学时候的同学,有初中的安静妹子林洁、暖心妹子唐诗莹,高中的前后左右桌,大学的人应该是吴辰辰叫过来的,其中有几个男生还有点生面孔。安小暖忽然发现,路一南和徐玉也都在。
许愿,切蛋糕,然后是唱歌环节,吴辰辰走到安小暖面前,一手拿着话筒,一边伸出手,笑道,安小暖,一起唱首歌吧!安小暖看了一会儿,终于笑着点头,并拿起了桌边的话筒,牵住了吴辰辰的手,站在了屏幕的前面,屏幕上播放的是那首《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两个人都十分投入地唱了起来:
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 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 我们一个象夏天一个象秋天
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你驮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 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锻炼
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 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相信
朋友比情人还死心塌地 …… 如果不是你 我不会确定 朋友比情人更懂得倾听
我的弦外之音 我的有口无心 我离不开darling更离不开你
大概这两个人的心声都诠释在这首歌里,唱完的时候,两个人都泪眼汪汪地看着对方,然后,给了彼此一个大大的拥抱,吴辰辰笑道,虽然这段时间,我们没有在一起,但是,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相信我。后来,吴辰辰玩嗨了,唱了很多歌,安小暖就坐在中间,左边是吴飞飞,右边却是路一南,但是,他们之间,好像没什么话好说了。安小暖才凑到吴飞飞的耳边,道,飞飞,谢谢你。然后,路一南拿出了一个礼物,生日快乐,送你的。谢谢,安小暖淡淡一笑,小暖,来,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小小心意,虽然一南说他代表我们一起送,但我说不行,所以自己也买了一份,小小心意,徐玉一边说,将礼物送到安小暖面前,又腾出手赶紧箍住了路一南的手臂,而路一南只是动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
安小暖回到家已经是十一点多了,赶紧洗漱过后准备拆礼物,安妈妈进来,给她一个晚安吻,叫她早点睡觉便出去了。安小暖拆的第一份礼物是吴辰辰的,竟然是一个相册,里面全是她们大学生活的各种照片,里头还有一句留言:安小暖,我会陪着你,像知世陪着小樱一样,你从来都不是一个人,永远十八岁。然后是吴飞飞的,是一个十分精致的本子,本子的扉页上写着:好姑娘,你笑起来好看,所以一定要开开心心,永远十八岁。紧接着,是林洁的,是一箱零食,写着:嘻嘻!我知道你爱吃零食了,都给你,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而唐诗莹的,则是一本书,她说,我们都很爱看书,所以,我又给你补充精神食粮啦,生日快乐,永远十八岁。是的,她们都记得,她说过的,安小暖年年十八,生日祝语一定要说永远十八岁,她们都记得,她们居然都记得,真是的,她们都记得,安小暖一不小心泪水就出来了。再拆完其他人的礼物之后,只剩下路一南的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打开了,是一块玉。他没有留任何纸条,可是安小暖却忽然懂了,在心底说道,路一南,对不起,谢谢你。
第二天,安小暖准备更新微博的时候,却发现生日的那条微博上,再次出现了那个熟悉的头像,孤独的小男孩,他说,二十五岁的安小暖,生日快乐,真想再见你一面,呵……也只能想想了。
安小暖盯着屏幕看了很久很久,心,突然很痛。
这或许是二十五岁,震感的礼物,安小暖心想道。

来自亲近的人的背叛。
接到徐玉电话的时候,安小暖还窝在被窝里,昨天因为路一南的事,她失眠到凌晨六点,好不容易哭着睡着了,现在才早上八点,就有电话,她心头一团怒火地接了电话。
喂!谁啊?一大早催命呢? 小暖,是我,真不好意思,这么早给你电话。
噢,什么事?安小暖转而淡淡的口气。 今天正好周末,出来一起喝个茶吧?
就我和你? 对的。 嗯……等我洗漱过后去找你吧,一会儿发个地址到我手机上。
好,那就一会儿见。
半小时之后,一个小奶茶店内,安小暖过去的时候,只看到徐玉正坐在一个偏僻的小角落里,拿着手机正在摁,可能是同某个人发信息吧,嘴角还带着微笑,在她面前是一张暗红的桌子,摆着一杯红茶,安小暖走过去,坐在她对面,女服务员随之也走过来了,拿着菜单立在旁边。
不好意思,让你等了。 没事,小暖,你看看要点什么?
服务员,给我一杯柠檬水,谢谢。 好的。服务员把菜单收走了。
你还是很喜欢喝柠檬水啊! 嗯!习惯了。
噢,刚你没来之前,路一南才发了条信息给我,约我吃饭呢!等会儿你要不要一起?我们三个人正好也太久没聚了。
徐玉,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这样,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了吧,何必大家坐在这里浪费时间。
安小暖,我怀孕了。
有意思吗?你这样做有意思吗?安小暖忽然愤怒站起来,朝着对方冷哼道,孩子,是,路一南的吧?你想告诉我的重点,是这个没错吧!
对,孩子的爸爸是路一南。安小暖,对不起,我后悔了,我是真的后悔了,我不应该把路一南介绍给你的,你把他还给我好不好?瞬间,徐玉已经是泣涕连连,无辜又绝望地看着安小暖。
我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很久以前,我们两个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我的原因,我们分手了。
什么时候分手的?
在我把他介绍给你的三个月前,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他的,可是,安小暖,我做不到。
这样做很有意思对不对?路一南他是一个人,不是一件物品啊!
哼!安小暖,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自己拿路一南当什么,你心里清楚。我以为我求你,你会好心的成全我们呢!真可笑!
徐玉,你到底要说什么?
安小暖,你想想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吧!到底路一南都因为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全然没有了曾经的朝气,我每天每天面对他的时候,都感觉到是面对一具空壳,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上一次你忽然又失踪之后,他先去找了你的好朋友吴辰辰,没有找到,又每天如一日地守在你家楼下,这个房子里的主人,好像都没人在,不管风吹雨打,他都不肯离去,我看着他,陪着他,你能感受到我的心有多恨你,有多怨你吗?
后来,他直接变得暴躁,自暴自弃,某一天,甚至凶酒到半夜不醒人事,吧台的小哥打电话联系到我,我才把他扛回家了,可他,嘴里一直念着的,是你的名字,安小暖。
之后呢? 那一夜,他把我当做了你……
够了,够了,我不想听了。徐玉,我其实更庆幸的是,我跟你,不是好的朋友。安小暖悲愤得转身离开。
桌上刚端上来的冰镇柠檬水,原封不动地放在那里,表面的水珠一点又一点地浸湿了桌面。
徐玉看着那一抹倩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又看看眼前的柠檬水,道,对不起,路一南,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用手抹掉眼角刚溢出的泪滴,拿起手机,又回了条短信:一南,小暖她临时有事,就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我就在老地方等你噢。一会儿见。
很快一条短信进来了:嗯。
从那间茶楼出来的时候,安小暖觉得整个人都是天旋地转的,甚至走路都不平稳了。她一直试图用手抚平从眼睛里不断流出来的眼泪,可是,它却不住地流,她根本就无法控制住,安小暖不知道哭什么,但是就是控制不住的难受,心里头还有点反胃。
路一南和徐玉,曾经是男女朋友,可他们谁都缄默,安小暖心里赤裸裸感觉到了背叛,昨日还倍觉得失落和内疚,今日,此时此刻,只觉得可笑可悲。
她记得同吴辰辰说过,我想试试,或许同这个男孩在一起,会很开心。
现在,倒是打脸了吧!
安小暖想不到还有谁可以告诉她该怎么办了,于是拨通了吴辰辰的手机。十分钟过后,吴辰辰出现在她的面前。
出什么事了? 辰辰,辰辰,你知道吗?路一南和徐玉竟然曾是男女朋友。
因为这事?你把我呼唤过来? 难道你不觉得这对我,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吗?
小暖,你听我说,其实,……我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什么!你知道?那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为什么!安小暖吼道。
这有什么,谁没有个前任,你生什么气,你也不会同路一南在一起,我以为你不会介怀这些的。
你以为!你以为什么!现在,他们都滚到同一张床上了,连宝宝都有了,我却像个傻子一样蒙在鼓里,甚至想过给路一南机会!真是太可笑了,而你太让我失望了,吴辰辰。
你在说什么?怎么可能?路一南爱的人,是你啊!
没什么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事实了。……吴辰辰,你回去吧!我想静静。
安小暖,我不走,你又是这个样子,我们又要产生矛盾,你想过给路一南机会,那你有告诉过他吗?你有表现出来,哪怕一丝一毫对他的好感吗?不,你没有,你像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一样,喜欢你的就要对你俯首称臣,对你百依百顺,你高兴的时候就赏点东西,像主人对待一条忠犬一样,可你从来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你也始终活在林逸然的世界里,走不出来,别人也休想触碰。安小暖,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过分!对朋友是这样,对爱慕你的人也是如此,你怎能这样自私啊?
瞬间,安小暖就静下来了,她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她好的朋友,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一字一句,像一支支利剑,句句痛心,剑剑致命。
原来,在你眼里,我是这样的一个人。自私、高傲、不可理喻。安小暖忽然发现,原来拥有的一切,都没有了,其实,她是一无所有的。
吴辰辰忽然意识到自己太冲动了,忙上前握紧安小暖的手,道,小暖,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欠打,我……欠揍……你别乱想,我没有别的意思。
辰辰啊!原来我的心是完整的,可是,我突然发现,这里,先是空了一块,之后,那里又空了一块,而现在,这儿,安小暖指着心脏的位置,已经碎完了。说完,甩开了吴辰辰的手,跌撞的冲到马路边,招手拦住一辆车,疾驶而去,吴辰辰来不及再次抓紧她的手。
原以为,路一南可以成为倚靠,可他丢了。
原以为,她会是永远无条件成为她后盾的人,却拿起了手中的矛,刺向了她的心口,血一滴又一滴地流出来,比泪水还要多。
小暖,你别难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关于路一南的事,我很抱歉,我也是偶然知道他和徐玉在一起过,就在你去往厦门的时候,我问你,路一南,知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你说不知道,你说你是去找林逸然,我以为,我以为你不在意路一南了,就想着等你回来再说这个事,我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样,小暖,你别一个人难过好不好?
编辑,点击,确定是否发送?吴辰辰终还是点了取消发送。在这个时候,安小暖已经听不到任何人的话了。’
安小暖回到家以后,因为突然感冒引起的一场大病,在家里休息了将近一个周,手机也弄了静音,也吩咐了家里的佣人,不管有谁来访,都一律说她不在,已经去厦门了。这期间,到访的多的是吴辰辰。
而安小暖,已经不知道该以何颜面面对自己的朋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