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越越:坚守十年舞台剧,我只把荣誉放在身后

图片 1

图片 2

十问,是为了实答。这一次,对谈喻越越。

2017年,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在天桥艺术中心隆重推出,2018年6月28日至7月1日,《我们的爱情故事》重回首都舞台,将一份至善至至美的人类共同情感奉献给广大观众。

喻越越,江西籍,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剧系,歌手、音乐剧演员。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是中国东方歌舞团全力打造的一部倾心之作,作品以“爱情”为主题,采用国内舞台上几乎从未出现过的“音乐剧场”的表现形式,通过一个唯美动人的故事的渐次展开,串联起古今中外四十余首经典爱情歌曲,让观众在跟随男女主人公经历难忘的爱情故事的同时,感受到跨越时空、沟通心灵的难舍情怀。

曾作为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原定演唱者;担任音乐剧《断桥》女主角白兰,荣获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最佳女主角奖;2014年演唱南京青奥会主题曲《梦无止境》,以及青奥会闭幕式主题曲《青春记忆》。

民心相通:歌颂人类永恒的情感主题

演唱抗日战争胜利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推广歌曲《红纱巾》;登上央视春晚,演唱《丝绸之路》;同年,纪念长征胜利八十周年文艺晚会携手蔡国庆演唱《冷的铁锁热的血》;连续6年担任陆川导演的实景舞台剧《鸟巢•吸引》女主角“凌”。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情感主题,不论是青春蓬勃正当年,还是两鬓斑白再回首,爱情存在于生命的本能中,为每个人所体验珍惜,并升华为至真至善至美的共同情感体验。中国东方歌舞团延续了“爱”的主题,将四十多首经典歌曲融入了一个关于“爱情”的唯美故事。

2018年6月28-7月1日,由喻越越领衔主演的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

故事中的“他”是一名年轻的画家,为了即将举办的“爱情”主题画展寻觅灵感。“她”是一名执着追求的舞台剧演员,为了实现“主角梦”不断拼搏。一次偶然相遇,惊鸿一瞥间她成了他画中的女主角。一次次机缘巧合地偶遇,爱情在彼此心中生根发芽,命运却又一次次让他们错过。她的舞台梦终于要实现,爱情却渐行渐远。第二年春天他的画展如期开幕,命运是否会让她看见他描绘的爱情色彩,他和她能不能终成眷属?

从单位出发,乘地铁六号线到呼家楼转十号线到亮马桥站需要四十五分钟,下车再沿着东方东路步行十分钟即可抵达东方歌舞团,这里,是北京的CBD。

一个简单的故事,关于“爱情”、关于“记忆”、关于“成长”,观众们将跟随男女主角爱情故事的剥茧抽丝,感受时光变迁和四季变换中的寻寻觅觅,体味花样年华与蓦然回首时的点点滴滴:有曾经撩拨琴弦倾吐衷肠的白衣飘飘的年代;有大幕开合间、掌声欢呼里经典舞台剧难忘的声色掠影;有荧幕闪烁中耳畔飘过的深情旋律和情到浓时感同身受的热泪盈眶……

走进中国东方歌舞团,路过门岗向内看了一眼,一个女生正在有条不紊地找着快递,那便是喻越越。北京的天真热,可眼前的喻越越却给人清爽的感觉,干净利落的着装虽是大热天却没怎么流汗,头发利落地盘在脑后,让人几乎忘了天气的炎热。

一首首熟悉的旋律如同时光般流淌,每个人都将在故事里和舞台上的角色一同描绘心中爱情的模样,在“聆听他人的故事”之中“体味自己的爱情”,因为“感动着他人的感动”所以“幸福着自己的幸福”,找寻到最真诚、质朴的初心。

采访时她带我去到排练厅,我们进入时有人在练着功,喻越越很自然地问可不可以在这儿做个采访,得到许可后,便安安静静地坐下去。和在舞台上与工作中不同,此时此刻她身上的光是收敛的,音量也不大,我不得不把录音笔放得再近些。眼前的女子没有攻击性的气场,但眼神坚定无比,和她说的话一起捆绑着,一下一下打在你身上,温柔而坚定。

音乐剧场:一次中国东方歌舞团式的创新探索

如果不是眼前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言一句,我在这座排练厅的短暂时光不会如此诗意。气场不强,却引人被迷住似的前倾,心中尽是诸般的蠢蠢欲动,人间、烟火、风月、艺术……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以剧的形式将40余首经典爱情歌曲重新演绎,打造一种全新的、剧场式的表现形式。“音乐剧场”这种表演形式在国内几乎是首次出现,这源于中国东方歌舞团对舞台表现形式的大胆探索和创新尝试。

记者:这次《我们的爱情故事》是音乐剧场的形式,“音乐剧场”是怎样一个概念呢?

在舞蹈领域里,同样有“舞蹈剧场”的概念,“舞蹈剧场”从上世纪60年代末在德国发展起来,至今似乎都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有经验的观众只能试着描述一些典型作品,或者体会什么“不是舞蹈剧场”。以舞蹈剧场传统为基础发展而来的剧场风格和表演形式是非常多样的,普遍来讲,舞蹈剧场摒弃了古典芭蕾意义上的美学,它很少去讲述一个连贯的故事,而是使用近乎蒙太奇的手法将一些碎片化的场景拼贴在一起,以表达一个完整的主题。

喻越越:时下许多人对音乐剧的定义是不完全准确的,有一些公演的音乐剧作品从形式上不属于完全的音乐剧概念。此次中国东方歌舞团把《我们的爱情故事》这部作品定位为音乐剧场,将“歌、舞、剧”融为一体。

与“舞蹈剧场”的概念近似,《我们的爱情故事》中对于“音乐剧场”概念的诠释,事实上是将“歌、舞、剧”融为一体,在这台“音乐剧场”里,观众会看到所有形式的音乐、舞蹈以及它们的“变形”,那些非常熟悉的经典歌曲、音乐剧、电影插曲和配乐等,都被用在相应的碎片化场景里,重新编曲、选择片段,并且掺杂大量表演,在生活化的动作和场景中,打造出“熟悉的陌生感”与“陌生的亲切感”。同时,演员讲话,唱歌,使用肢体和戏剧的方式进行表演,打破了传统“剧”角色里的“等级制度”,演员们没有明确的分工,事实上包括男女主人公的角色在内,每位演员在舞台上都同样重要。

中国东方歌舞团创立至今已经有五十六年了。这五十六年来积累了许多广受大家喜爱的保留节目。此次《我们的爱情故事》进行创作时也把曾被带去世界各地演出的一些能够展现中国东方歌舞团风采的片段融入到剧情中,从形式上不完全符合音乐剧的概念,更多的是剧场性质的音乐表演。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中的人物“他”将由青年舞蹈演员谢素豪饰演,“她”将由青年声乐演员喻越越饰演,中国东方歌舞团的实力歌唱家郭蓉、崔京浩等将与青年演员们联袂出演,用深情的旋律唤起不同年代观众们内心的真情激荡。参演的三十多名演员包括优秀的声乐演员西尔艾力、霍思羽、袁岱、袁东方、孟祥宇、李红梅、淮梓伦、王黎等,优秀的舞蹈演员郭钰、孙鹏、王祖鹏、董元恒、刘珂、于洋、刘洋、杨一鹏、庄惠芷等,此外巴扬演奏家吴琼、萨克斯演奏家张克诚等也将走上舞台,在演奏高难度曲目的同时与舞蹈演员一同用肢体展现情感。

在《我们的爱情故事》中有着强烈的“剧”的形式,整部作品的剧情自然而连贯。但作为中国东方歌舞团如此专业的院团,在演出形式定位方面一定是十分严谨的,作品面对市场、面对社会时定位必须是专业准确的,最后我们采用了音乐剧场这一概念去定位《我们的爱情故事》。大家在舞台上能看到的内容会比较丰富和多元化,既有完整连贯的剧情线,又能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保留节目。

呼唤情怀:呈现最“东方”的艺术精髓

记者:中国东方歌舞团的演员对您而言有什么特别之处?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中包含大量的经典爱情歌曲,这些歌曲曾经承载着不止一代人的回忆,如倾诉衷肠的《月亮代表我的心》、《选择》、《对你爱不完》等将以表演唱的方式在情境中演绎;精选的电影插曲或主题歌如《雨中曲》、《在那遥远的地方》、《一步之遥》等将从“年代感”入手,以最能抒发情感、唤起回忆的方式展现;剧中还有经典的歌剧唱段如《月亮颂》、《卡门》等,将与精彩纯熟的外国舞蹈水乳交融,不同的观众都将在剧中找寻到自己的“挚爱”,将那些熟悉却久违的情怀在舞台上娓娓道来,唤起无数心灵对纯真美好的向往。

喻越越:中国东方歌舞团的舞蹈演员都十分优秀。他们付出了比别人多的努力,他们很强大。

剧中的叙事部分将用大量原创唱段及表演展开故事情节,中国东方歌舞团国家一级作曲、钢琴演奏家洪兵为这段“爱情故事”谱写了感人至深的旋律并创作了《我们的爱情故事》主题歌;国家一级演员、声乐指导郭蓉为所有演员指导歌唱;国家一级编导、总导演周莉亚以她独到的艺术眼光,与执行导演刘鑫、刘磊携手打造了别具一格的舞台呈现;青年编剧徐珺蕊不仅完成了细腻动人的剧情架构,还担任了所有原创部分的作词;刚刚作为公派访问学者赴西班牙研习弗拉门戈舞蹈的编导王梓丁编排并主演超高难度的《卡门》舞段。作曲家苑飞雪、朱森、刘强、黄扬辉、李超等为经典歌曲重新编曲打造熟悉的“新鲜感”。

中国东方歌舞团是很国际化的,歌唱演员能够唱许多不同国家和风格的作品,舞蹈演员能够演绎许多不同风格和形式的舞蹈作品。我积攒了多年的音乐剧演出经验,此次合作的演员在音乐剧方面的经验比较少,在排练的过程当中大家互相学习,他们如此优秀还能够常常虚心向我请教我觉得是很难得,他们尊重艺术、信仰艺术,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许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主创团队是一支专业而充满活力的团队,聚集了中国东方歌舞团近年来重点培育和推出的大量中青年创作力量,也邀请到了大量的实力派主创加盟:视觉方面,特别邀请了中国戏曲学院副教授、著名舞美设计师张武,著名服装设计师李昆、著名造型设计师贾雷等倾情加盟,与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优秀灯光设计师王雷、音响设计师赵保忠等携手,以梦幻般的“造境”引领观众们走进故事中的唯美空间,在唏嘘感动的爱情历程中重温经典旋律的美妙。

记者:您作为《我们的爱情故事》第二轮演出的新演员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弗拉门戈、探戈、英语、法语、韩语、西班牙语、青春校园的记忆还有最感人的原创……如此丰富而多彩的艺术门类和表现形式浓缩在一台剧目中,包容性极强的同时,也是对创作、演出团队极大的挑战;除此而外,声乐演员和舞蹈演员皆能唱、能跳、还能戏剧表演,并且还要在舞台上开口说台词,不仅十分考验专业水准,也对演员的综合实力进行了极大的考验;整部作品将采取现场乐队伴奏,所有唱段和台词的背景音乐都是现场演绎,对乐队、演员和各部门工种的默契度要求极高……可以说,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无论从艺术风格、艺术品质还是技术难度,都是中国东方歌舞团最独特、最雄厚艺术实力的集中呈现。

喻越越:我是在第二轮演出时才加入这一剧组的,对于这部作品更多的是代表了新鲜的血液。参与过首轮演出的演员对整部作品会比较熟悉,在排练的过程当中我要尽量更快地融入到大家当中。此次由于我的加入,整部作品的剧情、表演状态和编排上有做了些许改动。

音乐剧场《我们的爱情故事》是中国东方歌舞团通过精心策划、反复论证、不断打磨创作的又一台艺术精品,作品立意高远、内涵深刻。出品人、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宋官林饱含深情地总结:《我们的爱情故事》以文化自信的理念去诠释包容人类的普遍情感和音乐经典;以一带一路的理念,去架接中外各国民心相通的桥梁;以创造创新的理念,去营造“音乐剧场”这一全新、独特的审美境界。

每位演员在台上的气场是不同的,呈现出的舞台节奏也不尽相同。就像踢球一样,大家要互相感受、互相配合,新人的加入会让大家进入到一个新的排练状态,甚至有时呈现出的状态已经不完全是复排的状态了,更像是再度创作。

这十年,我在舞台上进行大量的演出,对我来说舞台并不陌生。对于舞台,对于同群众演员、对手之间的配合方面我并没有太大的障碍,我需要的是去想如何能够从中国东方歌舞团的演员身上学到一些我没有的东西,这些收获对我而言很珍贵。我很希望让大家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不一样的特点,看到中国东方歌舞团创团五十六年以来第一次做音乐剧场的尝试,也是在保留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传统核心之上同创新之间找到一个结合。

记者:现在一些偶像出道的节目让很多艺人短时间内爆红并拥有大量粉丝,心里会有落差吗?

喻越越:我认为这种现象是现在大众审美的舆论导向所导致的。优秀艺术作品要扎扎实实的,很多演员对于现状是又酸楚又无奈的,我们每天在排练厅从早到晚十几个小时的排练,远不及明星们上节目一次带来的关注度。

从艺术的角度我们不能去褒贬这种娱乐化作品的好与坏、高与低。现在的社会发展得太快,这些媒体、娱乐媒介、娱乐记者在宣传的时候真的很希望他们能够花一点时间和精力,出于一种对于艺术的尊重和虔诚来报道在艺术的其他的角落还有一群信仰艺术的人在默默打拼着。

优秀的艺术作品、艺术家是一定能够在舞台上长久不衰的。现在有一些网红,他们往往是转瞬即逝的。想想半年前公众在关注谁,一个月之后公众在关注谁,再下一个月公众又在关注谁。可是有一些好演员会一直在观众的眼前,喜欢他们的人会尊重他们对于艺术的态度,会觉得那才是真正能够一直继续向前走的。就像中国东方歌舞团的作品,这么多年来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只要他们在舞台上亮相就会有超强的震撼感。我们作为舞台工作者要加倍的努力,怀着对艺术的虔诚去创作。

记者:舞台对于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喻越越:舞台一直是我心中的一块净土。我曾在演舞台剧之外参加过春节联欢晚会和一些娱乐节目。在我参加这些节目之外,舞台还是我永远不会放弃的一片净土。舞台是艺术的最初,也是我的初心,是属于舞台剧人的不易。

有许多明星是从舞台上走出来的,靳东、孙红雷等等。他们还会不时地为舞台剧人呐喊,因为他们曾经也是从舞台上走出来。由于这些长年累月的默默努力,他们在台上每一分钟的磨练,才会获得如今这样的成就。我依然相信面对舞台不容得任何将就。娱乐化的艺人会存在,但一定会有很多真正热爱艺术热爱舞台的人会愿意走进剧场静下心来享受艺术的。

记者:在舞台上您有失控过吗?

喻越越:我曾在鸟巢演出《鸟巢•吸引》,这部作品我演出持续了六七年之久。鸟巢的场地非常大,剧中有一场是需要吊威亚的。一次演出时突然我的男主角吊威亚的绳子断了一根。当时我跟他牵着手,我们都很害怕。很多演员出事故都是在这些方面,包括影视也是一样。那一瞬间无论何时想起来都是非常的可怕,如果当时真的两个人的威亚都断掉的话,我就要从七八十米的地方坠落,那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作为舞台剧的演员,一定要学会保证自己的安全,这就涉及到常年演戏会积累下一些经验,要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如何规避掉一些危险。

记者:现在很多人介绍你依然会首先说您是《我和你》的原定演唱者,怎么看待?

喻越越:2008年我从音乐学院毕业来到北京,被张艺谋导演选中表演北京奥运会主题歌《我和你》。首先从《我和你》这一事件发生的2008年到2018年刚好十年,这十年来我几乎没有离开过舞台。

这件事情不得不说给我带来了一些光环,也给我带来一些阻碍。曾经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能够被国家委以重任,能够被张艺谋的团队选中表演奥运主题歌,这时莫大的光环。张艺谋导演他比较喜欢启用新人,他希望能够有东方的新人面孔来代表中国展现给世界。

最后没有入选,在当时我很沮丧,但现在看来我觉得反而可能是一件好事,至少在那一刻我的身上是有光芒的,也是从那时起我相信我的努力一定会被看到。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被为委以重任,证明了我是有能力的,也给了我很大的信心。那一件事情对于我的人生来说也是个奇妙的经历,我在想如果当时最后我去表演主题歌的话,我现在会是什么样。可能这就是命运给我开的一个玩笑。

记者:现在的自己令您满意吗?

喻越越:我是从音乐剧表演专业毕业的,就像习总书记说的,我没有忘记初心。

虽然在从事音乐剧创作的过程中我也参加过晚会,也发表了自己的单曲,但至少我在音乐剧的创作上从来没有放弃或将就的想法。事实上我在舞台剧上得到的报酬非常有限,几乎是不足以支撑我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我的情况其实也代表了大部分同行的情况。现在国家有艺术基金扶持舞台剧的项目,国家也在大力推动舞台剧的发展,我觉得作为舞台剧人更不应该放弃。

现在我也看到一些很乐观的现象是大批的年轻人愿意走进剧院,走进剧场去到舞台欣赏艺术。无论是欣赏话剧音乐剧还是舞剧也好,其实是非常过瘾的,因为那一刻舞台上的光芒是不可复制的,每一个瞬间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新鲜的、充满不确定性的。

记者:如何看待自己拥有的众多荣誉?

喻越越:我现在的感触是荣誉在你身上时,你今天拿到了荣誉明天还要继续前行,那就把今天的荣誉放下,放在身后继续向前走,又是一身轻松地上阵。得到一个荣誉放下一个荣誉,得到一个荣誉放下一个荣誉,这样的话你永远都是最初的状态,始终没有负担地前行。

短暂的的采访不时便要结束。喻越越要回到工作中。她起身,大步走出,像一阵花香,让人体会片刻便又躲进风里。离开中国东方歌舞团,天际飘飞起柔情万缕的新雨。一切,漫无目的,百鸟声息。别过越越,我将踏入这摇摇晃晃的人间,我不会记得炎热,只会记得她的双眸,隔壁飘来的音乐,阳光,和演员们的汗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